2010年3月31日 搜狐娛樂訊 去年8月,以國立競技場為開始,ARASHI開始了在全國五大巨蛋舉行的紀念巡演。而這場巡演也終於在今年1月17日,迎來了千秋樂。席卷日本的“ARASHI結成和出道10周年”的颶風也終於完結。

“09年最後一天的最高潮 由5個人一起迎接”

可是還沒來得及休息,2010年這個人櫻井翔就已經開始了他繁忙的活動。除了連續劇《不平則鳴!!》的主演之外,他還擔任溫哥華冬奧會的特別主播。新的一年,他也成了28歲的男子。我們首先提問:“回顧27歲這年,哪一天是印像最深刻的呢?”

“只能挑一天啊,很困難呢……”既想選這一天又想選那一天,總體來說比起個人的活動他更看重的是整個組合的工作。煩惱了很久,他最終選擇了12月31日。這一天是ARASHI首次登上NHK紅白歌會舞台的日子。

“就像2006年亞洲巡演的時候一樣,每次我們要面對一件新事情的時候,5個人總是會非常團結。去年一年也有很多次這樣的時候,不過MAX就是紅白歌會。

在彩排的時候,我們在後台的緊急換衣服一直都沒能成功,所以大家都很緊張。也因此正式開演前甚至都沒有人提出要圍成一圈打氣。我當時就跟大家說‘沒什麼反應也行,但在RAP開始的時候一定要看著大家的臉’。因為這次第一首歌就是從我的RAP開始的。說老實話我更希望能夠5個人一起演唱,不過這點似乎不能改動(笑)。這第一句實在是太沉重。”


28歲的櫻井翔已經是個成熟男人

很多事情,比如後來他們把紅白歌會的錄影帶看了10遍左右。比如所有歌手一起演唱的歌曲他們5個人也是非常認真的練習。比如正式表演的時候他們5個人只有1支麥。比如他們匆忙從紅白會場趕到東京巨蛋參加跨年演唱會。這一個個除夕夜的回憶,他都一邊笑著一邊感慨頗深的道出。為大家送去夢想的這一夜,對他們自己來說也就像一場魔術。

“我最難忘的就是在唱歌的時候看到的中居君的臉……應該怎麼說呢,感覺他一臉‘真的很好’的表情,就像父母一樣溫柔的守護著我們。在到達跨年演唱會場的時候,松岡昌宏君也跑來我們的休息室,跟我們說‘表演的很好哦’。

事務所的前輩們走過的道路,對我們來說年年愈發顯得珍貴。正因為前輩開拓了道路,所以我們現在才能站在這裡。以後隨著我們活動的範圍越來越廣,有這樣想法的機會也會越來越多。所以想為前輩們錦上添花的想法也越發的強烈。這次的跨年演唱會上,我們有幸在近藤真彥前輩的身後伴舞,其實現在的我們也只能以這種方法向前輩們表達敬意了。”

非常古風的想法。他不僅感受到了男生之間縱向關系的重要,也體會到了橫向關系的珍貴。

“要說到私下最難忘的日子,就是朋友們一起給我慶祝ARASHI出道10周年的那一天(學生時代的朋友大集合在船上舉行了一次驚喜派對)。元旦那天晚上也到朋友家中,一邊看那晚派對上拍的照片,一邊喝了3個多小時的酒(笑)。”

以前聽說櫻井本人會在自己喜歡的電腦上制作音樂和影像呢……

“完全沒有呢。我私下寫RAP的時候,除非是特別有‘想寫下來’的東西之外,根本寫不出來。而收集靈感源頭的私生活,最近根本沒能體驗(笑)。而制作視頻之類的,也沒有那種‘要給在海外的朋友看’那麼強的目的性……不過我倒是會給朋友的結婚典禮制作入場的視頻,雖然有時候會想憑什麼要讓我做(笑)。我的朋友們根本不會照顧我說‘看你很忙就算了’那種話!太直接了!”

筆者想,可能朋友們也是為了不讓他感覺到自己比較特殊才會這麼直接的對他吧。順便想問,朋友當中有沒有像《不平則鳴!!》中登場的司法代書士一樣的人呢?“司法代書士倒是沒有,不過有稅理士和律師以及注冊會計師之類的。”真是超越人們想像的人才朋友群!


ARASHI全體的意思“請讓ARASHI從頭再來一次”

人們都說拍攝連續劇會很勞累。但我們完全看不出他身上有一絲疲累,或者說他沒讓我們感覺到一絲的疲累。所以終於將一直很想問出口的問題問了出來,有沒有覺得自己是工作機器的時候呢?

“最近終於有點這個感覺了(笑)。因為這1年幾乎是毫無休息的一直在工作。不過我在接到《不平則鳴!!》這部片約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今年沒有新年假期的准備了……但工作真的很開心呢。我也很喜歡休息,但是休息的時候反而沒有事情可做(笑)。”

櫻井翔繼續說,原來他不是一開始就這麼喜歡工作,可能也正因為如此,他現在才能喜歡工作。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可能是當成為真正的大人時,以前討厭的東西也會變喜歡吧?我在高中時候最討厭的就是街上被人喊住。現在反而是越多人叫我越開心。這是怎麼回事呢……啊啊想起來了,以前大概是覺得很丟臉吧。因為除了J家飯的女生以外,其他人根本不太認識我們。有人找我們握手的時候,旁邊的大人就會一臉‘那孩子怎麼回事’的表情盯著我,我最討厭那種感覺了。”

可能對社會來講,這種屬於對‘自己還不成熟’的自卑感和焦躁。並不是討厭在街上引人注目,而更多的是覺得明明不是大明星還引起矚目這件事吧。也就是說身處有人知道也有人不認識的尷尬位置。櫻井並沒有從自己這方面去思考這件事,他喜歡從大眾社會角度去關注自己。可能十幾歲的時候這種想法更是強烈。

也正因為他那樣的性格,在人氣暴漲的時候他也能夠保持冷靜。他自己評價ARASHI風暴只是“如泡沫經濟一般”,希望ARASHI能拜托這股狂熱的氣氛“今年能腳踏實地的走下去”。

“其實,其實我們暫時還做不到踏實的走下去。因為周圍的人還都沒有離開我們。之所以這樣說是害怕事情真的會變成這樣。嗯,這只是為了讓自己做好心理准備而說的。所以要問我們有什麼具體對策,答案是沒有。現在只能不斷對自己說‘最起碼不要沉溺在這個狀態中’。” 說到這,櫻井停頓了一下望向遠方。然後非常慎重的講道。

“要說害怕被冷淡對待,這種心情也有。但是、我的說法可能比較難聽——人生其實就像走鋼絲,我一直認為鋼絲當然是越粗越好。至少去年有很多人讓我們這根鋼絲越變越粗。既然這樣最好是能一直這樣走下去。嗯,是有這種想法。”

堂堂正正的貪欲。將聚集在一起的人們比喻成鋼絲,這點非常符合信任他人的他的性格。既然鋼絲那麼粗,總是有很多不知名的纖維混入其中。

“在鋼絲越來越細的那天到來為止,我還是希望鋼絲粗的時間能夠長一些。我們沒有必要可以將鋼絲變細,就像沒人會祈禱讓自己突然人氣下降一樣(笑)。不過我們五個人達成了一個共識,就是‘想在從頭開始來一次’。尤其是這次巡演當中我們經常談論這個話題。ARASHI一直給人的印像很開朗,看上去不像是會思考這種事的人,也不想讓大家看出來。我希望能保有一定的危機感和緊張感努力下去。”

一直都知道ARASHI成員之間關系很好。即使某個人突然停下來,其他人也一定會齊心協力幫助他繼續走下去。而這個組合當中負責“自淨”的,一定就是從組合結成當初就給人既溫柔又嚴格印像的櫻井翔。


不停說話就是為了不放過一個讀者!?

在這次采訪當中,櫻井君總是會是“我知道”“就是呢”這些話,這讓我們緊張的那根弦也不禁放松了。他很懂得和人交談的訣竅。除了輕微的吐槽之外,基本上很難聽到櫻井否認別人的意見。

說起來接受這麼多的采訪,他的臉上都看不出一絲敷衍。就算這些都是身為偶像的工作,那麼這種被問同樣的問題幾十次還要誠實回答的力氣到底是打哪來的呢?“有關這點我最近得出了一個結論。”他一邊引用朋友告訴他的約翰列儂的台詞一邊說道。

“約翰列儂曾經在一次采訪中這樣說道,‘即使我只是在重復相同的話,但總會有人偶爾看到那本雜志。所以為了那個人,不管要回答多少次我都會照辦’。我現在的想法就和約翰列儂完全一樣。雖然有點抄襲的感覺(笑)。不過事實就是這樣。誰都不想放過機會,即使只是多說一個字,也想多讓一個人了解我。哈哈哈”

他又展現了自己堂堂正正的貪欲。不過作為人類,既有開朗的日子,也就會有閉門的日子。

“封閉自己的日子……?嗯?好像沒有呢(笑)。我從以前開始就很喜歡講話。倒是經常會因為講多了而後悔。本來一句話就能回答好的問題,我自己又會解釋個一半。等雜志出來看到變成訪談之後的活字,又覺得很失敗。不過這是我自己的責任,所以不會去怪別人,也不會因此討厭采訪。”

對他來說,用語言表達自己和通過各種作品節目表達自己是一樣的重要。所以他不停的說話似乎也是理所當然。

今後的10年,希望能和這10年一樣或者更好

“去年ARASHI的10周年紀念,也讓我內心萌發出了‘10年1時期’的意識。從2010年到2019年又將是一個時期。希望20周年的時候,我們能迎來和現在一樣或更棒的紀念。作為下個時期的開頭,今年和明年可是很重要的。

10年後啊……不知道我在干什麼。雖然完全想像不出來,但還是希望能以ARASHI成員身份開心的工作著。還想嘗試些只有到了那個年齡才能做的工作,要更注重質量。倒不是說要裝老成啊或是怎樣,當然如果可愛路線能一直走下去的話我也願意。不過這總有一個界限的(笑)。還有就是希望到時候能結婚就好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低頭說“應該不可能吧”,這個樣子很可愛。不過在聽到下個目標之後,他臉上的表情又像是慈愛的父母一樣。下個問題,現在ARASHI可謂是站在數字的頂端,那你們下一個目標是什麼呢?

“作為我個人來講,這兩年經常思考的問題是‘能給我們的下一代留些什麼’。總是會希望能為孩子們做些事情……我想我們作為藝人也能做些事情,就算僅僅是讓孩子們高興高興也好。具體的答案其實我也想不出來。”

說不定有人不相信,會有偶像這麼認真的考慮著這些事情。但偶像這個工作,如果沒有這麼無私的內心,是無法勝任的,非常辛苦。對前輩們報恩的心情,對未來的責任感,這些全都支撐著他繼續的工作。

不過當我們問道另一個目標是不是包不包括走向世界時,他笑著說不可能。

“過去曾有過兩次亞洲巡演,希望今後也能夠有機會見到為我們應援的歌迷們。但我個人沒有那種‘要以世界為基盤’發展的想法。因為知道我們的畢竟只有一部分人而已。雖然紐約也有我們歌迷這一消息讓人很高興,但走在紐約的街頭卻並不會有人尖叫。相信亞洲各國也是這樣的。”

他比其他成員都清楚什麼應該變什麼不應該變。所以要祈禱祝福ARASHI和櫻井翔10年後的活動其實並不難。

最後,請剛剛成為28歲的他,談談自己作為一名“大人”的抱負,雖然這次在劇中他依然要扮演一名不成熟的青年。

“我自己倒是沒什麼大人的自覺啊……能夠在政府非常順暢的辦手續等,這點會讓人看得很成熟。希望拍完《不平則鳴!!》之後,我也能掌握一點技巧。不過我能預想到,櫻井翔一點都沒成熟該劇就拍完了這一結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rina 的頭像
Karina

日韓部屋 ~ ♥ ♥

Kar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